葛榮居士禪修講錄
1998年10月15日晚上   大嶼山地塘仔華嚴閣   南傳佛教叢書編譯組譯
 
禪修營第一天
 

導師:我感到很高興,禪修營才第一天,但這裡的氣氛已經令我很感動,我感到十分鼓舞。當我們一起坐禪的時候,佛殿裡有一種美妙的寧靜氣氛。還有,我看到大家在離開佛殿的時候仍然保持著正念。通常在我們進食的時候會有較多的說話,但今天大家都只是為了實際需要的事情才說了幾句話。作為第一天,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對此感到很高興。看見大家這樣努力,我打算提供多些如何持續保持正念的方法給大家。

  第一個建議是─—你們之中有些同修已經在做的─—把動作放慢下來。大家都知道,當我們坐在一輛開得很快的汽車時,是不可能看清楚四周的東西的。如果你想很敏銳、很清晰地看清楚周圍的事物,那麼車子須要駛得很慢。所以,唯有我們放慢下來,我們才能時時刻刻都很敏銳、很清晰地看到我們身心的狀況;同樣地,我們也能很敏銳、很清晰地看到外邊的事物。與此相關的是,當放慢下來和正念越來越持續時,我們便能夠觀察到在行事之前的動機。我們做事情總是太急太快,所以我們難於把捉在行事之前的動機。隨著越來越多的動機觀察,你會發覺到會有越來越多的正念。所以,觀察動機跟修習正念是有關連的。把捉動機有多方面的益處,尤其是對於處理日常生活的事務,它令我們不會倉卒行事。當我們說話之前,如果能夠把捉著自己,無論說什麼,相信也不會傷害別人,也不會說些沒有益處、不善的語言說話。同樣地,在行動之前,如果我們能稍停下來,嘗試看看我們的動機及看看為什麼我們會做這一件事情的話,我們的行為自然會有所改變。

  有一次佛陀問小羅O羅:“鏡子的作用是什麼呢?”小羅O羅說:“鏡子的作用是反照我們自己。”佛陀接著說:“同樣地,我們應在說話和行事之前反照一下自己。”然而修習這種反照必須要有正念,在行動之前稍為想一想。

  觀察動機另一方面的益處,是它能使我們發現自己的行為的真正意圖。因此它使我們能夠真正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類型的人;它也使我們能夠看到自己的正面和負面。既觀察自己的正面也觀察自己的負面也是非常重要的。

  正念另一個重要的地方是體驗當下。雖然我們的身體在這裡,但心可能在別處。即使大家在聽著我的說話,你的身體在這裡,但心可能已經回到香港市區去。所以,唯有正念的幫助,我們的身心才能活在當下,我們才能完全體驗當下的每一刻。

  當自己的心不在當下的時候,有正念地覺知到心不在當下也是重要的。我們只需知道:“現在我不是活在當下,而是想著已經過去了的事情或將來的事情。”通常這些思想是沒有意識和不自覺地進行的,而當這些思想在沒有意識和不自覺地進行時,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是如何給自己製造苦惱,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思想怎樣給我們的內心製造情緒。所以通過這種修習,我們能夠培育出─—我不喜歡用“控制”這個字眼─—調御我們內心的能力。通常我們是被思想所控制的,修習這方法,我們將培育出調御內心的能力。

  正念另一個重要的地方,是我們能夠運用正念去探索、去觀察、去學習、去明白我們正在經歷的任何事情。所以,當你在經歷身體上的痛楚時,你可運用正念去探索痛楚的實相。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們遇到痛楚的時候,我們只會想著去避開它,因為它是令人不快的。痛楚是人生之中無可避免的,如果我們逃避它,我們便不能從痛楚中學習。所以,運用正念、利用這觀察的能力,我們能靠自己的力量對自己的身心有多方面的發現。

  正如我在之前的講座中說過的,如果你能在這個禪修營中探索、觀察和學習的話,那麼在日常生活中,你也能夠繼續這樣做。因此,我們能向任何東西學習,我們能向任何人學習,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我們應以開放、謙虛的態度,嘗試去學習、去探索,那麼禪修便會成為一件有趣的事情。正如我說過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是學習的對象,任何事物都可以是你的導師。

  正念另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它自然會帶來合符道德和戒行的生活方式,這對修行是十分重要的。所以,當你在這裡的時候如果有正念的話,你的行為舉止會有什麼改變呢?即使一些小事情,例如開門和關門,我們學習慢慢地做,有覺知地做,盡量做到不會打擾周圍的人。你可看到當有正念時,自己的行為會怎樣帶來改變。我們做飯或擺放碗筷的時候,同樣會嘗試不打擾其他的人。這是禪修之中非常重要的地方:學習對身邊的人懷有一分關心,一分體貼。現在人們變得越來越不關心他人,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理會對別人的影響。

  正念另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幫助我們開展自信。因為以正念,以自己的努力,我們能夠解決很多自己的問題,於是我們變得對自己有信心及信賴自己。之後我們會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不去埋怨別人和四周的環境。我們對自己的行為,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抉擇承擔全部責任,這是佛陀很強調的。我在康提( Kandy)一所佛教學校讀書,學校裡有一句巴利文的座右銘,讀起來很美妙:“ atta hi attanonatho”它的意思是“自助是最好的幫助”。

  正念是修行的關鍵,所以佛陀稱正念是“唯一的道路”。

  現在我想談談有關精進方面的問題。我們要避免兩個極端:過度努力或完全不作努力。經中有些很美麗的比喻來說明這一點,其中之一是,在佛世時有一位比丘很努力修習行禪,甚至連腳底也行出血來。佛陀和他談話的時候知道他從前是一位琴師,於是佛陀問他:“琴弦如果調得太鬆或太緊的話,音質會怎樣呢?” 那位比丘回答:“琴弦不應調得太鬆,也不應調得太緊。”這便是稱為“中道”的精進。

  另一個比喻是,佛陀說當你想捉住一隻小鳥的時候,如果捉得太緊的話,你可能會弄死牠;但如果捉得太鬆的話,牠可能會逃脫。所以這種中道的精進可以稱為不刻意的精進。

  當我們過分精進時會怎麼樣呢?自然會有緊張,你可能會頭痛,可能會覺得疲倦,可能會覺得煩躁及失望。在一個強烈的期望推動下,你會過分精進,而以這態度來修習的話,你永遠不能達到你的期望。你還會因此而感到很糟糕,給自己減號,開始憎恨自己等等。但如果你完全不作努力又會怎麼樣呢?你可能會覺得想睡覺、昏沈,你也許會像在夢中那般的狀態。

  在這方面同樣是需要經過學習,經過探查,經過觀察,你才能知道你是否有足夠的精進,是否精進過度還是完全沒有精進。有些時候我們是需要多加一些精進力的,有些時候我們需要放鬆下來。一個能幫助我們的方法──正如我所強調的──就是經常保持一個禪修的心。若能這樣的話,即使你在佛殿外,不是在坐禪時,你都會很自然,在一個不刻意的精進之中。

  有一點很有趣。多年來,我發現文化差異對努力和放鬆這兩者會有不同的影響。通常來說,當我遇到西方人的時候,會發覺他們過分精進,所以我跟他們說放鬆下來及輕鬆一點;但是斯里蘭卡人正好相反,他們過分放鬆,所以對某些斯里蘭卡人來說,我需要去策勵他們。我很好奇想知道你們是屬於哪類別的人。

S.K. :大多數人過分精進,有些人不夠精進。

導師:大多數人過分精進。也許是因為這裡的文化是鼓勵人們一定要得到成就吧。當你生活在這種文化之中,一般來說,你必須努力。你嘗試做到事事完美,然而危險的地方是它會帶來緊張。我認為盡量做到事事完美是沒有問題的,那是一種好的質素。但若因這種質素而帶來緊張及自我憎恨就沒有益處了。對於那些不夠精進的人來說,他們必須知道自己精進不足及需要作出中道的精進。

  現在我想談談這裡的時間表及略提一下一些修習的要點。禪修應在早上四時三十分當我們聽到起床鐘的時候開始,因為當你聽到鐘聲時,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你去觀察自己的內心。之後,你可能還會遇到一些苦惱的事情,同樣地,看看自己能否觀察所發生的事情。這將會是坐禪之前很好的準備功夫。

  跟著下來我想談談有關進食的問題,怎樣使進食成為禪修的一種。正如大家都知道的,進食時很重要的一點,是嘗試活在吃的當下。進食是我們生活之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但在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機械式地進食,有時候我們甚至連自己正在吃些什麼也不知道。

  在進食前,我建議花一些時間對為我們準備飯菜的人感恩。在上座部佛教國家裡,這種感恩是很強調的。正如我在講座之中提過,你會因此而開展這重要的感恩質素。

  在我們進食的時候,很多時會有思想生起。這時如果你有正念的話,你就像坐禪的時候那樣,覺知所生起的思想,讓思想離去及返回進食那裡。

  有一點我們應特別下功夫的,就是咀嚼我們的食物。如果我們能覺醒地咀嚼食物的話,它甚至有助於我們的消化。還有,我們會發覺不需要吃太多的食物。因為當我們覺醒地進食時,即使很少的食物也能飽肚。

  另一點要強調的,是品嚐食物的味道。在整個進食過程中,哪個時候我們才真正嚐到食物的味道呢?我希望大家去體會及探索一下,在哪個時候我們才是真正嚐到食物的味道。

  另一點是吞嚥食物。請覺醒地吞下食物。

  另一點是在進食時,我們對食物的反應。我們會喜歡某些食物,不喜歡某些食物,也對某些食物既不算喜歡也沒有不喜歡。這些習慣上的反應是一種強烈的習氣。所以,即使我們不去改變這些習慣,至少我們也要覺知自己對食物的反應,這已經是很有用的。

  另一點關於食物的,是食物的分量。佛陀再次建議修行者避免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吃得太多,另一個極端是吃得太少。所以在食量方面,同樣地跟從中道。在進食的時候,我們怎樣找出一個適當的分量呢?大家有建議嗎?

G.C.:進食時,我們去感覺胃部的感覺,肚子飽的時候會有一種感覺。

導師:是的。換句話說,當進食時,我們須要聆聽自己的身體。如果我們能聆聽自己身體的感覺──正如你剛才所說──你便能夠找出自己適中的食量。培育對身體的覺知是十分有幫助的。

  另一個很有意思的修習,是去觀察我們怎樣抉擇食物──喝水或阿華田,還是兩樣都喝?吃一碗還是兩碗飯?如果你知道自己是怎樣作出這些抉擇,那是很有趣的。同樣地,如果你能覺察這些動機的話,這也是很有意思的。這顯示出,即使是進食一件這麼簡單的事情,如果我們能夠有正念地做,是可以學到很多東西的。不過所有這些學習,所有這些探索,都需要內心寧靜地來進行。

  正如我提過,當進食的時候,我們也可以修習慈心,顧及到其他與你一起進食的人。當有需要時,盡量去幫助需要幫忙的人。慈心是一種很重要的質素,而我們能在寧靜之中,甚至在進食之中來培育慈心的質素。有意思的一點,是我們能從細小的行為中來修習慈心──不一定要大的事情。即使是這些細小的事情,我們也能從中開發自己的心靈質素。事實上,當我在進食的時候,很多人對我的關懷使我很感動,大家對我呵護備至,我感到被當作小孩子一樣。有時我是樂於被當作小孩子的,然而大家也應該學習在小事情上同樣關懷其他的人。

  關於工作禪方面,我在之前的講座提過,我們可視工作禪是慈心的行動。我們能從工作禪中培育出很多質素:付出,慷慨,跟人合作時的耐性等等。如果你能視工作和禪修不是兩種不同的東西的話,你便很容易將禪修融入日常生活之中。

  我想談談有關個別戶外禪修這個環節。我們是很少有機會獨處的,所以,有時候找些時間給自己一個人獨處是很有用的。在獨處時看看我們怎樣跟自己相處,有些人似乎不喜歡跟自己相處,短短幾分鐘也受不住。這顯示出他們發現不到自己是個有趣的人,只是一個乏味的人。若是這樣的話,和自己有一個聯繫是十分重要的,看看你能否像對待一位好朋友般對待自己。

  我們很依賴外物帶給我們喜樂,我稱這些外物為玩具。雖然我們已經長大,但仍有我們的玩具,當沒有這些玩具時,我們便會完全迷失。也許在我們整個生命中都像小孩子一樣。小孩子的心常想著下一件玩具好玩,而覺得手頭上的玩具不好玩,因此要經常轉換新的玩具。我們畢生都在轉換新玩具。所以我認為禪修是學習將自己成為自己的一件玩具,這樣你會覺得和自己相處是很有趣味的,覺得自己是很好玩的。我們可以欣賞一幕一幕在心裡上演的戲劇,不需觀看外在的電視機,我們可以觀看心裡的電視來逗樂自己,它還有很多頻道呢!這是有關個別戶外禪修的其中一點。

  另一點是學習利用大自然來喚醒我們的感官。大部分的時間我們只用一種感官,這就是思想(意根)。根據佛教的心理學,思想是第六個感官,我們還有其他的感官,只是很多時候我們忽略了它們。所以,我們可以透過看東西來喚醒視覺感官──看看花朵,看看一些細小的東西,看看天空,看看白雲。事實上,我們能以這方法來培育定。我認識一些禪修者,他們發現這方法比起出入息念較容易令內心安住下來。他們能夠透過看東西來體驗當下,完全覺知到所看到的東西。當我們看到美麗的東西時,內心是怎麼樣的呢?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當看到美麗的山,美麗的花,美麗的鳥時,內心會怎麼樣?

N.A.:我們會有喜悅。

導師:正是這樣。事實上,佛教經文有多處關於看到美麗事物的記載。有一次,佛陀和他的大弟子阿難一起步行到某一處地方時,佛陀說:“看看後面我們經過的地方,風景多美麗啊!”在巴利文佛典中,有一部經是專門描述一些比丘和比丘尼是怎樣開悟的。他們當中有些人描述大自然的美,讀來實在令人感到鼓舞。由於他們多數都是在森林裡生活,所以他們能夠看到大自然;而我們居住在城市,居住在大都市,所以看不到大自然。我們對大自然的美失去了敏銳的觸覺,我們失去了觀賞大自然的好機會。

  另一個建議可在個別戶外禪修時去做的,便是自己一人獨自禪修。當我們在這裡一起坐禪的時候,你沒有足夠的自由和空間獨自去體驗,獨自去探索。所以,當你獨自禪修的時候,你便可以自由去探索、去觀察、去學習。在這段時間裡,我也鼓勵大家去反思一些課題。

  每天我們有兩節個別戶外禪修的時間,在這些時段我會個別會見禪修者。每一節我能會見三個人,所以我每一天能個別會見六位禪修者。我希望和你們每一位會面。我不想用“會見”這個詞語,大家來是和我一起傾談,一起探討。如果你想和我傾談,可在黑板上寫下你的名字;而如果你需要傳譯的話,請寫下這個需要。

  以上是有關時間表的問題,以下我告訴大家在往後數天裡我們的修習。我的安排是這樣的:每一天我們都選一個禪修的要點來作重點修習,這不是說你可在第二天便忘記它,而是運用一整天將這個禪修要點作為重點來修習。明天,讓我們以正念作為修習的主題,無論在這裡或在外邊,讓我們為培育正念而作出努力。

  也許在下一天,我們可以嘗試運用正念放在一個對象之上:當我們在坐禪時,那對象可以是呼吸;當我們在進食時,對象是所吃的東西;當我們步行和站立時,對象便是步行和站立;當我們在大自然時,運用正念很專心,很敏銳地觀看或聆聽。

  跟著的另一天,也許我們可以用一整天來修習慈心禪。那天我們會嘗試去治療自己的心靈創傷:學習原諒自己,原諒別人。我們將會嘗試逐步開放內心來面對自己,及逐步開放內心來面對別人。

  然後也許在另一天,我們會嘗試和愉快及不愉快的情緒相處,尤其是運用一些方法去對治不愉快的情緒。

  也許我們可利用其中一天來處理我們的思想,和我們的思想相處。無論在日常生活中或在禪修營中,這都是很重要的。

  剩下的日子,我們會切實地去體驗兩種十分重要的“觀慧”──無常及無我。我們也能明白到各種不同的修習要點是怎樣互相關連的。

  對於剛才提到的事情有沒有任何問題呢?

E.L.:我們在對治思想的時候,是不是要令自己沒有思想呢?

導師:不是。主要是和思想相處。但我想強調,當我們和思想相處時,有時候,我們會發現思想和思想之間會有間隙和空間,這是一種有趣的修習。雖然如此,這並不表示無常、無我等觀慧不能在有思想的時候生起。關於這部分我們會用一兩天的時間來作重點修習。然而,我們每一天都應開放自己的心靈給思想。


唸誦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們可以做一些唸誦。S.H.的唸誦很動聽,尤其是唸誦《法句經》第一首偈的時候。也許明天我們可以把這首偈翻譯過來,它強調心的重要性,是一首很有意思的偈。這段唸誦比較長,今天我們嘗試只是聆聽S.H.獨誦,透過聆聽來體驗當下是很舒暢,很美妙的。慢慢地,大家學會了,那便可以一起唸,那將會是很美妙的。

  在開始唸誦之前,讓我們在心裡製造一些空間給各種聲音。……

  我們能夠聽到一些滴水的聲音。……

  狗吠的聲音。……

  昆蟲在唸誦的聲音。……

  在聲音的幫助下來體驗當下。……

  風的聲音。……

  在這短短的數分鐘,能否少些思想出現或沒有思想地去聆聽各種聲音呢?

慈心禪

[坐禪中的導引]

  讓我們視自己為自己最好的朋友。……嘗試真正去感受一下,感受身體的每個部分,感受你整個人。……

  身為自己最好的朋友,你能否信賴自己和對自己有信心呢?……

  學習開放內心來對待自己。……

  現在讓我們把這善意的感覺擴散開去,擴散至佛殿中每個人的身上。……視佛殿每一個人為善知識,崇高的朋友。……

  能夠和一班善知識在這裡一起寧靜地坐禪,我們能否對這一刻生起感恩之心呢?……

[響磬]

  願你們睡得安寧及安寧地醒來。

  如果有人想在這裡或外面繼續禪修的話,很歡迎你們這樣做。讓我們充分利用在這裡的時間吧。多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