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to see the fact of change,that there is no self-identity, an agent, apart from the process of change. ” - Godwin Samararatne
“學習認識轉變的實情,在這裡沒有我,或我的,只有這個轉變的過程。” - 葛榮居士
 
(四十四)請學習如何有智慧地不打擾     
 

  近期看到一套電視片集,內奡ㄗ鴗@句禪偈:「雲在青天水在瓶」,意思是浮雲在青天中不會與天鬥或風鬥,只順其自然地飄浮;瓶中的水也自然地安於瓶內。若然人能安於自然,不與自然搏鬥,不打擾自然的發展,便不會有憂悲苦惱,自然會安詳與自在。

  有趣的是,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中,又如何可以做到天空中的浮雲與瓶中的水那麼自然呢?若然把雙手收起,任由周邊的環境隨意變化,把自己推到東,推到西,那怕這不是都市中的浮雲,而是一個任由擺佈、沒有思想的木頭公仔。

不打擾事情的自然發展

  舉個生活中的例子,若然一隊消防員到了火場之後,甚麼也不幹,任由大火將所有的房屋燒毀後自然熄滅,這算得上是順其自然嗎?當然不是。剛好相反,正正是這隊消防員需要盡他們的經驗與能力撲滅這場火災,才是沒有打擾(non-interference)這場火在這個情況下的熄滅過程。為甚麼?若然這場火發生於某個地區,而這個地區是可以派出一隊消防員來救火,這隊消防員是有能力在某時段內撲滅這場火,如果這隊消防員沒有履行他們在這個環境堛漸羺,使這場火無謂地延長很久才熄滅,那麼他們的行為便是打擾了(interfere)這場火在這個情況下熄滅的過程。相反,若這隊消防員盡他們的職責履行他們在這個環境下的任務,把這場火撲滅,他們便沒有打擾這場火在這個環境與資源下熄滅的過程。

  又若然在這場火的現場有一名旁觀的路人,在消防員到達之後,不理警方或消防員們的勸告,自告奮勇地衝入火場救火,這位旁觀者便是打擾了這場火被救熄的過程,因為他可能不但不可以幫忙提早撲滅這場火,也可成為消防員們的一個額外負擔,拖延消防員們把這場火撲滅的過程。因此,旁觀路人在這情況下的任務便是只是旁觀,不作出任何魯莽的行為,安於他本身的處境,讓消防員們去撲救火,他才是沒有打擾這場火被撲熄的過程。

  上述這個例子說明,有時候是需要行動(action))才沒有打擾事情自然的調節,就像消防員一樣需要行動才沒有打擾這場火被撲滅的過程。有時候卻需不行動(non-action)才沒有打擾事情自然的調節,就像旁觀的路人一樣,只可旁觀。那麼哪個時候需要行動?哪個時候不行動?首先需要做的是觀察(observe)自己身處的環境,了解與認識自己在這環境媢Ⅱt的角色是甚麼,而這角色又有甚麼責任或任務呢。認識與了解清楚情況與自己所飾演的角色與任務之後,便好好履行自己所飾演這個角色的任務。就像上述的例子堛漁屭冪與旁觀路人一樣,各有各的角色,各有各的任務,當各自各履行了自己的本份,這場火的撲滅過程便沒有被打擾。

不苦惱或懊悔事情的自然發展

  同樣,在公司工作,不可以任由周邊事情自然發生與調節,不去理會,還說這就是叫雲在青天水在瓶,順其自然。正正就是不疏懶,盡自己的經驗與能力處理事務,才是沒有打擾公務的發展與自然調節。相反,當自己已經盡自己的經驗與能力履行任務後,若然這件公務的發展依然是不如意,或被受批評,自己卻無需用情緒反應這個不如意的境或別人的批評,無需給予這件事一個減號,無需給予批評的人一個減號,也無需給予自己一個減號,可以安然與安詳,因為若然自己已經好好履行自己在這個情況堜瓴廗磲漕丹滫漸羺,已沒有打擾這件公事的自然發展,那麼這件公事的不如意發展只是它本身在這個別情況下的自然過程,無需為這個自然發展的過程無謂地加添哭哭啼啼。

  就像救火的消防員一樣,當他們盡經驗與能力撲滅這場火之後,若然有人批評他們應該可以更早把這場火救熄,或責備他們的裝備不夠,或應該可以派出更多消防隊員,把損失減至更低。這批消防員卻無需給予這些批評一個減號,也無需給予他們自己一個減號,因為社會媮`會有人有很高的要求與期望,總會有人不明白與不滿自然變化與調節的過程。若然消防員們已在這個情況下履行了他們的任務,沒有打擾這個情況下火被撲滅的過程,其餘的,可以安詳地讓社會的輿論和管治階層去因應個別社會的資源與情況自然調節。

  祝願各位都會學習如何可以有智慧地不打擾事情的自然發展與調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