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isdow of no escape : rather than to escape from the situation, meditate there.”
   - Godwin Samaratne
“不可逃避的智慧:與其逃避,不如就在這裡修行。” - 葛榮居士
(四十二)請勿活在概念中(六)    
 
  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中,相信每個人都難免會有或多或少的壓力。

  在未認識禪修之前,以為壓力是源於外。例如,當時在寫字樓工作,同一時間有幾位上司,每一位上司分配給我的工作都有所不同,他們的要求和辦事的準則也不一樣,當我正在忙於處理某一位上司的工作時,另一位上司又會預期我盡快處理他的工作。若然我把工作做得好,沒有人會讚賞。相反,若然工作上出了錯,便會受責備。因此,當時我感覺工作壓力很大,害怕犯任何大小的錯誤。所以,當時覺得壓力是源於工作的環境,認為在這麼樣的環境下工作,有壓力是必然的。

壓力源於預期、害怕、逃避

  後來認識禪修,漸漸明白到壓力是源於內,不是源於外。當上述幾位上司預期或要求我工作不會出錯的同時,我亦自覺或不自覺地預期自己的工作不會出錯,那當然會有很大的壓力。相反,當上司們預期與要求我工作不會出錯的同時,若我沒有預期自己不會出錯,只是盡自己當時的經驗與學識而為,明白到在工作堸蒂野ЗL心過錯是必然會有的、很正常的,只要這過錯不是故意的,便無需責備自己,那壓力便會大大減輕,甚致沒有壓力。這便說明壓力的重或輕、有或無,不在乎周圍環境對自己的預期與要求,而是在乎於自己的心對自己有沒有預期與要求。

  進一步耐性地觀察自己的心的運作,漸漸更明白到除了自己對自己的預期之外,另一部份的壓力是源於自己害怕被別人責罵。因為就算心不再盲目預期自己不會犯無心之失,心也會害怕上司們會沒有耐性聽任何解釋,有理說不清,他們有時是會很衝動地不理會對錯,氣沖沖地責備,有時甚致乎會在其他同事面前責備自己令自己在眾人前很尷尬。表面上,這害怕是源於上司們的沒耐性或不講理。禪修卻使我明白到這害怕其實是源於內,源於「自我」不想被傷害(the "ego" does not like to be hurt)。換句說話,這個「自我」為了要面子,為了不被別人責罵,為了不受傷害,不但強行要求(want/demand)自己做事要百無一疏,還預期事事的發展要順意順利。所以,壓迫自己的並不是上司,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自我)。

  預期與要求自己不會犯錯是妄念,沒有人是不會犯錯的。何況,自己認為做得對的,以上司的擃袘P意見來看可能是錯的。若然要求自己不會犯錯,更要自己做到在別人眼中也不會犯錯,這更加是沒有可能的。若然預期與要求自己做到這麼樣的十全十美,事情的發展也順利順意,這只會陷自己於憂悲苦惱之中。

  因此,要學習的是如何放下自我。既然自我這麼怕受責備,便需友善地培育與訓練心,敢於面對責備,敢於經歷責備,適當時敢於澄清與解釋,有需要時亦敢於承認錯誤,這才是減壓的治本方法。最後,無論自己處理得當也好,不得當也好,實況是每一個人都會犯錯誤,包括自己與上司在內,所以可以友善地原諒自己或上司的一切錯誤。

  還有,若然心覺得面前的情況難或煩,不想正面處理它,想拖延、推卸、抗拒或逃避,這也會不自覺地給予自己壓力也不知道。因此,需友善地經常提醒自己積極地面對與處理面前的的公事,或遇到困難時其實正是磨練的機會,學習倍伴自己經歷整個處理的過程。

培育心與身的智慧、覺醒、面對

  其實,在工作的環境堮琤輕N從來沒有壓力,在家庭的環境中也從來沒有壓力,在任何的環境(外境)中根本就從來沒有壓力,因為壓力若然有的話,都只是在自己的心中。所有的壓力其實都只是惟心所造、所虛構的。既然從心生,亦需從心滅。因此,第一步是需以智慧看穿壓力的虛無,認識壓力根本是無實質的、是虛空的,壓力根本是沒有力量的,除了自己給予它的力量之外。第二步便是訓練與培育心覺知覺醒地如實運用經驗與學識盡力而為,重點是需有勇氣地經歷這個過程,不在成敗,因為若要次次成功只是故事(story)而已。第三步便是訓練身體力行,不只是知、不只是講,還需要實踐實行,如實地行動,處理與經歷面前的情況。亦只有心與身的行動一致,才能漸漸透過不斷的付出而培育真正的自信。當這有智慧的自信漸漸提升,壓力便會漸漸減弱,這是大自然的規律。

  祝願各位不活在虛幻的壓力(概念)中,而是覺醒地處理與經歷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