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arn to say O.K. even when it is not O.K. ”  - Godwin Samararatne
“ 就算﹙情況是﹚不O.K. ,也可學習﹙對這情況﹚說一聲 O.K. 。” - 葛榮居士
 
﹙三十四﹚請修習不隨情緒走     
 
  您有沒有觀察到在一天內,您的心曾處於哪些不同的狀態之中。

只是繼續觀察、知道

  葛榮居士曾提示,當有思念或情緒升起時,若我們去問為什麼它們要打擾我,它們的生起是對,還是錯等等,這是完全沒有幫助的。只會製造更多問題、更多苦惱。

  禪修卻是無論心內有什麼事情發生,只是觀察,只是知道。當只繼續觀察和知道(內觀),便自然會有發現。

  跟著上述簡單的提示,在日常生活中修習,不難觀察到,在一天之內,心的狀態跟隨著種種不同的思念和情緒,生起種種喜怒哀樂不同的變化。

  起初觀察的時候,有不少誤解,例如當覺知到現在當下心的狀態是失望,便認定自己正在失望,皆因誤以為既然這失望的情緒是我的,當我有這情緒時,我必然亦是在失望。

  但是,當繼續觀察,並嘗試不給予這觀察的對象(如失望)任何評語,漸漸卻發現和了解到原來有失望的情緒時,並不表示我必定也是在失望。情緒是情緒,我是我,兩者不一定混為一體。其實我是有能力不跟隨這情緒行為的,其實情緒和我是可以獨立運作的。

第三個選擇:選擇不隨情緒走

  當失望升起時,原先只有兩個選擇,其一是跟隨它失望,其二是渴求失望的情緒快些過去或壓抑它,等它過去或消失時便會沒有了失望。但後來觀察清楚它時,便發現原來除了這兩個極端的選擇之外,還有第三個選擇。

  這第三個選擇便是,任由這無常和無實質的失望自然停留或離去,自然生滅變化,只是觀察它、知道它,但不跟隨它行為。就算失望的情緒現正存在,依然可以選擇導引(guide)心去思考如何回應和處理面前這件事。無需等到失望的情緒離去或消失後才正面地思考、回應和處理;就在它存在的同時已可正面地思考、回應和處理。情緒只是情緒,回應是回應,兩者不一定連繫。心的狀態會因應實際的正面行為(思考、回應和處理)而漸漸自然地變得積極。相反,若盲目跟隨失望而失望,或壓抑它,心的狀態便會因應這負面行為而變得消極。

  為什麼可以不跟隨失望的情緒而失望?皆因任何情緒的本性都是無實質的。在失望延續的時日堙A若面對它,觀察它,了解它,不難發現與明白這失望的情緒或心的狀態其實已經有了很多變化,例如由弱轉強,由強轉弱,由弱至無,又回來,又離去等等,內堮琤輕N從來沒有一個失望的實體。但若不去觀察它,了解它,知道它的無常狀態,便會直覺上誤以為它是真實的,盲目地被它所指揮,指到東,指到西,坐立不安。

  若經過觀察和了解(內觀),清晰知道這情緒或心的狀態是在無常變化,是無實質的,便會在實際的層面明白到它不等於我,我不等於它,不一定要聽從它的指揮。當有失望的情緒時,並不表示我亦是在失望,只表示當下現在有一個無常和無實質的情緒或心的狀態。兩者(我和這情緒)其實是可以獨立的。兩者混為一體,還是獨立運作,在乎心有沒有覺知覺醒地(awareness)觀察、了解、知道,還是半夢半醒地跟隨。

  同樣,若覺知到現在當下的情緒是瞋怒時,以往會認為只有兩個選擇。其一是跟隨著瞋怒的情緒而瞋怒;其二是壓抑它或等它過去後,才可平靜下來。現卻明白到原來還有第三個選擇,便是由得瞋怒的情緒自然停留或離去,由它自然生滅變化,只是觀察它、知道它,但不跟隨它瞋怒,不跟隨它行為,如實地觀察,了解與回應現前的境況。那麼,心的狀態便不會隨著瞋怒的情緒而變得激動,而會因應對這實況的回應而漸漸自然地變得安穩。

  又例如,若現在當下心的狀態是鬆散,也可以選擇不跟隨這鬆散的心的狀態去鬆散,把面前所需要處理的事情拋開不顧。其實是可以選擇任由鬆散的心的狀態自然存在或離去,由它自然生滅變化,只是觀察它、知道它,卻導引思念去思考如何處理面前的事務,導引行為跟隨這正面的思考而行。那麼,心的狀態便不會隨著鬆散的情緒而變得懶惰,而會因應實際的思考與行為而漸漸自然地變得有生命力。

  祝願各位認識到每一個人都有能力不跟隨情緒行事,這不是聖者的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