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問答   蕭式球
 
:禪修對身體健康有幫助嗎?

:禪修又稱為“定學”或“心學”。定學是戒、定、慧三學之一。戒學是德行的修習,定學是心靈質素的修習,而慧學則是智慧的修習。所以,禪修就是去提昇個人的心靈質素。通過禪修,會為自己帶來一個健康的心靈,使自己的內心遠離緊張、壓力、憂慮、恐懼、貪婪、憤恨、嫉妒等各種負面的質素,或用佛教術語的角度來說,就是使自己的內心遠離“五蓋”。在正面的內心質素方面,通過禪修,可培育出柔和、友善、富同情心、歡悅、沈著、清晰、具覺察力等各種質素,或用佛教術語的角度來說,就是培育“七覺支”。

  原始佛教的禪修和養生的靜坐不同,原始佛教的禪修主要是帶給我們一個健康的心靈,若一個人有健康的心靈的話,自然是會帶來一個較為健康的身體的。而且修習正念的人,對身體的狀況也會有較為敏銳的覺察力,這種覺察力能減少蘊釀作病的機會。事實上,有不少同修感到禪修後的體質比起禪修之前是有顯著改善的。

  我們很少在課堂或研討中探討禪修與身體健康的問題,原因是禪修的主要目的是帶來一個健康的心靈。若多談身體的健康,會使人偏離這個目的,甚至會使人產生對身體的執著而不願去面對無常、苦、無我的實相。

  可以這樣說,禪修對身體的健康有間接的幫助。但另一方面,禪修者也修習無常、苦、無我的智慧,所以明白無論怎樣健康的身體,老、病、死都是始終會到來的,而且沒有任何一個眾生可以得到例外。當有一天老、病、死到來的時候,有智慧的禪修者能無執著、無懼地面對它。

:有一天我跟朋友看了一齣恐怖電影,之後數天在家塈切I時,那些恐怖的感覺還在心中,令我不易平伏下來。我應怎麼辦呢?

:恐懼是煩惱的一種,而且在眾生的內心之中扎根很深。在經中常常提到貪欲、瞋恚、愚癡,稱為三不善根,但偶爾也有加上恐懼而成為貪欲、瞋恚、恐懼、愚癡的。所以,眾生有以上的煩惱是很常見的事情,而修行正正就是去對治這些煩惱。我們可能會遇到一個不愉快的外境而令自己生氣好幾天,也可能會遇上一個愉悅的外境而甚至一生對它戀棧不捨,亦有可能像你的情況那樣,當看完一些使人恐懼的影像後內心持續生起恐懼。

  若禪修者有恐懼在心中時,即使不去理會它,當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些恐懼也自然會逐漸減退的。你也可以抽些時間去參加團體的共修。和善知識一起不單心中的恐懼不易生起,更會為自己的內心帶來一股對治煩惱的力量。若在家塈切I,選擇有人時才坐禪,在日間坐禪或晚間亮著燈來坐禪,那些恐懼的感覺也是不易生起的。

  若自己的內心有一定程度的念力、定力、慧力、慈心等質素的話,當恐懼生起時可以不逃避它,利用這個機會來觀察恐懼,認識恐懼和超越恐懼。我們可從多方面來觀察它:它真正是些什麼,它的生起須要有什麼條件,它有沒有一些實質的東西,為什麼會感到它很難受,有什麼方法可以超越它等等。觀察煩惱能幫助我們真真正正從煩惱的根源來對治煩惱,這是一種徹底而又深入的方法。

:我聽到一些同學提到做慈心禪的時候,內心有一份很濃厚的詳和與喜悅。但我已經修習了一段日子,卻什麼感覺都沒有,這是不是做得不好呢?

:禪修是心靈的培育,當中培育內心多種不同的心靈質素。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跟別人不同,即是說每個人內心的各種質素都跟別人不一樣,而且差別往往很大,所以每一個禪修者的修行起步點都跟別的禪修者不同。因此,我們不必跟別人比較。只要持續修習,便能在自己的起步點逐漸進步。我想,分享禪修經驗的作用是擴闊自己的視界,從而使自己更清晰地看清修行的道路,也為自己帶來一股修行的推動力。

  另一方面,不論是慈心禪或其他的禪修方法,很多時都會帶來一些很舒暢、很愉悅的感受,在經中稱這為“喜”和“樂”。這些感受往往不是一般的快樂感受可比擬的。即使是這樣,我們可以不用愉悅感受作為衡量禪修的標準,因為喜和樂有時會以一種很明顯、很濃烈的方式出現,也有時只是以一種較為平淡的方式來出現。我們可用“日常生活有否進步”作為衡量禪修的標準,若修慈心禪,可觀察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善意有否增加,自己的瞋恚是否在減退,對自己、對家人、對朋友、對眾生是否多了一份關懷等等;若修其他的禪修,可觀察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覺察力是否有更多的持續,是否減少對欲樂的依賴,生活是否過得比較輕鬆自在,煩惱的事情是否沒那麼容易困擾自己等等。

  所以,不需跟別人比較,不需計著喜樂的感覺。修習一段時間後,看看自己在日常生活之中有沒有改變吧。

:你可否解釋一下,什麼是觀呢?

:觀的巴利文是vipassana,意思是“看透”或“洞察”。觀是專指看透或洞察“無常、苦、無我”三相。

  在原始佛教的法義中,我們可看到佛陀常常從多個不同的角度來描述一個相同的義理,而“止觀”這個術語就是從另一個角度來描述禪修。禪修可分為止和觀兩個不同部分的修習,修止是使內心平伏下來,進入定境。當一個禪修者修止入定時,內心便遠離五蓋和具有念、定、捨等質素,他可運用這個平穩和止息愛欲的心,進一步修觀來看清看透自己的身心以至所有外在世間事物無常、苦、無我的實相。當一個禪修者修觀看透三相時,便不會對任何事物生起執取愛著,因而得到徹底解脫。

  原始佛教常說“知苦、厭離、得解脫”而中國佛教也常說“看破、放下、得自在”。修觀能幫助我們徹底知苦或看破,有了知苦便會帶來厭離及進一步得解脫,或有了看破便會帶來放下及進一步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