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在生活中修正念(二)  陳積
 
【告別篇】

  話說筆者自「禪之之友」創刊以來,皆承本刊老編鍾之命,每次皆有投稿。而設稿內容多是暢談一己的禪修體驗,自說自話,不從主流。因此亦每次皆在文章的開端開宗明義寫上:「…純屬個人體驗,如有不是,懇請大德來函指正…」等等字句。一直至今皆相安無事,未有任何對愚稿之回應。唯筆者另一方面亦時有在給同修的集體電郵中談論佛法,或轉介自己認為值得推介的佛法文章、妙言雋語等。前些時終於在電郵信箱中收到一位高人來鴻,給筆者狠狠的當頭一記:「…文字是傳法的工具,不是法本身,聽來的話是人家的寶物,你收集了要消化(問題是如何消化?)」,不然的話是你家的垃圾,還要供諸同好,各有各解,全是戲論?佛家說信、解、行、證。你得來的東西經過這程序沒有?外道有說真理的,佛門假的亦多的是。不証如何可以供眾。…心智未開,如何說化?自盲自付因果,盲者領人到暗所,其果還用說!」

  於是我舉一反三,既然傳介他人著作也有以上高人所說流弊,我過去在此刊在在「吹水」個人之體驗,而所有這些體驗皆是我這禪修過路人偶感而發,未經千錘百鍊、勤修猛證而成一家之言,豈非亦中「以盲引盲」之弊。故此現借此欄聲言收筆,今後多騰空反照吾心,禪海無涯,為勤是岸,只管打坐去也!

  唯本刊宏旨推廣禪修,冀能利益有情,對有關禪修之資料求文若渴。此前題下實難卻慈悲老編之邀,今後還會強於其他欄目如「網念」及譯作等執筆,推介一些優質網站或翻譯大師們的文章,請勿罵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便是。

  最後,來個「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地偷吟如下:

棄我去者昨日懶散不可留
明我心者瓻虪罹懇L煩憂
人天長夜勤修鍊
他朝解脫憩高樓
從來文章安見骨
今被棒喝愧心發
胸懷逸志倣我師
慈悲身教母弄墨
原來修者非騷人
唯證方可言妙法

  願他朝有緣再在此暢論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