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流水集
跌落床  山林客
 

  瀰漫著幽靜,風景秀麗,還有遼闊無邊的天空,究竟這個是什麼地方?山澗流水淙淙,穿越一道拱門,內裡漆黑不見盡頭;遠方綠草如茵,草叢深處隱藏帳蓬。正在悠閒自得,躺身岩石上,享受迎面清風的爽爽。一瞬間,天旋地轉,突然處身玻璃般滑不留手的大石上,心知不妙,翻身欲遁,但已來不及,察覺身軀凌空下墜,手掌側著地,腳踝以至整個身體側椰a上--原來身處夢中,失念而滾落床。暗自堻痧漪珓D,正想爬上床之際,隱見隔鄰床同學也被我驚醒。

  媽媽告訴我,我童年時也曾跌落床。那時候甚至不知道椰b地上,依然睡在夢中。人處身夢中,經驗到的一切,如吃到的食物的色香味,喜怒哀樂的心境和現實別無兩樣,難分真假。就算夢醒過來,有時仍然懵然難決剛經歷的是夢還是真,大家是否也有同感呢?

  自從獨居山上,一般很少發夢,原因山居生活簡樸,與外界幾乎隔開,心境平靜,雜念稀少,有助正念保持,造夢空間隨之而少。但偶然亦會發夢,如今這個夢,卻有點和以前不同,自己清楚知道夢中轉身那刻,墜地連串過程亦清楚察覺。可能是禪修修習有功,覺知力強,回到當下比較快。同學們都知道,禪修不限於坐禪,其他行、住、概‘i,但說來不容易,其實持續正念,未必經常有把握,尤其在睡覺時更難。只要平常不忘失當下太久,在我們來說已經足夠。

  經此一跌,睡意全消,礙於夜深人靜,未能禪坐,唯有躺在床上嘗試可否入睡,但未能如願。以前失眠,內心會相當煩躁,因輾轉難眠,實苦不堪言,再想到明天還要上班,越想越煩,就這樣和失眠搏鬥至天亮。其實大部份人失眠的處境都差不多,不願意接受失眠,和它對抗,越弄越煩。如今失眠嘗試用禪修方法,學習與失眠溝通,將心身放鬆,妥協面對失眠;無期待,失眠就是失眠;無問題,索性殿袸[心念,反而在不經意中睡著了。

  山居一段較長時間,偶爾會厭倦心生,寂莫難耐,一般定力都把持不了,畢竟還需要下山聊聊。落到山下,如釋重負,心想可以品嘗美好的食物,或許回家觀看電視劇集。索性倒不如嘗試在吃喝玩樂中,觀心念。發覺心念所喜好者,其實只有短暫滋味如過眼雲蝖A其他,什麼都沒有。電視節目,看來多彩多姿,觀看其間體驗心念依隨劇情起伏,念頭跟電視鏡頭一樣波動,不斷產生聯想。只不過念頭湧現得太快,難以察覺。念頭湧現,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慣性反應--心念會依從舊有經驗聯想,生起喜愛或厭惡,隨之而來的是依從過往習慣反應的行為。逗留市區幾天,又想返回山上。走來走去,不知為何?山上山下,彷彿又像夢一場。人生如夢,夢似人生。日有白日夢,夜來還有所夢,有夢就有機會跌落床,夢堣ㄔ悁菪D,無奈!

  學習禪修,可以體驗每一剎那像夢般過去,無有所得,所以很多瑣碎事情都容易放下,來由他來,去由他去。面對夢境人生,安守本份,簡簡單單,別無他想,煩惱少,日子過得寫意。至於,究竟何時才可以造完這場夢呢?想得大多已遠離禪修,倒不如輕鬆一下,和大家一同分享剛看完的一個印度故事:

  傍晚時分,每當師父就座,道場附近就有一隻貓,在門外遊蕩、奔跑,引致參加晚課的信徒分心,於是乎師父下令,每天晚課時,先要將這隻貓綁起來。

  日子過得很快,師父圓寂了,這隻貓依然每天在晚課時到訪,因此,天天也被人綁。不久,這隻貓也去世了,另外又有一隻貓到這個道場,當然,照例逃不過被人綁的命運。

  經過了幾百年,學習這一門派的信徒,在整理經典論文時記上一筆:禮拜儀式上重要規條--在典禮開始前,必須要綁住一隻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