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蓮淨苑“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論文選
我從禪修中的得   F組
 
  我們一眾同修追隨蕭老師學習禪修理論與實踐已有一段時間。從入門到進階,期間所得到的益處,真是各有領悟。雖然,有些同修謙稱「暫無所得」或「仍在摸索中」,但從其言談中及待人處事的態度上,都告訴了我們,他們確實是「有所得」。這篇文章,是我們一眾同修以「我從禪修中的得益」為中心,通過大家的經驗分享和討論,而總結出來的一個報告。所以,這個「我」字,既是代表了每一位同修的「小我」,也代表了由各位同修所組成的「大我」。

  禪修,是學佛者不可或缺的一門功課,也是趣向菩提的一條正道。「戒定慧」三學中的「定」和「聞思修」三慧中的「修」,可以說是禪修的另一種詮譯。但在達到「出生死、得解脫、般涅槃」這些崇高目標之前,我們從禪修中又有甚麼得益呢?總的來說,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概括:一是日常生活態度的昇華;一是對佛理的認識、領悟與實踐。

  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斥著誘惑的社會,而我們的六根又總是執著外境而起貪欲;所以心常如猿而攀緣,意常如馬而放逸。禪修能起攝心作用,鍛鍊我們安住心念,不攀外緣,不逸內意,使我們培養出個人的專注耐心,少欲知足,以及樂於寂靜。

  攝心,也能起令我們身心舒暢的作用。都市生活的煩囂、繁重工作的壓力,都容易造成我們心情暴躁不安或情緒起伏難平、緊張憂慮。這不但會造成鬱鬱寡歡的心理障礙,還直接影響身體健康。禪修所起的攝心作用,正好營造了一個寧靜平和的環境,使日常煩躁起伏的心得以安住。少憂少惱,生活自然也會變得輕鬆愉快。

  其實,攝心除了能令我們癡妄雜念的減少和波動情緒的平伏外,還能因這平靜的心境而改變待人處事的態度。有一同修分享了他的經歷:初學禪修時很在意四周環境的配合,然而共修時卻容易因其他同學發出的音聲而煩惱。那些咳嗽聲、走動聲等種種外境擾內,造成的不安和急躁,隨著禪修工夫日深,卻能慢慢因攝心而稍減。另一方面,也因此能培養客觀態度,慢慢領悟聲音外境也不過是因緣生滅,本無可執。

  平心而論,我們每天遇到的不平事和不如意事,何只千萬!若患得患失或憤憤難平,則生活必定沒有片刻安寧。更甚的是有時面臨突如其來的變故,根本不知所措。因禪修帶來的靜心安詳使我們臨危不亂,時時保持醒覺,從因緣觀事情始末,從當下謀解決方案,客觀分析,戒急戒躁,反而容易得出滿意的效果。這與儒家的「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有異曲同工之妙。有時,即使事情難得圓滿解決,也會因禪修的累積經驗,培養出的「去執」和「平常心」使煩惱燄盡量得以消減。

  提了許多與日常生活有關的「從禪修中的得益」,倒像禪修只是一種世間法。誠然,若禪修不能讓我們趣入佛理,則與剛提到的儒家和其他宗教或學說的冥想靜坐有甚麼分別呢?所以,我們從禪修中得到的另一面的益處,就是藉禪修理解佛理,學習佛法,從而在出世間善加應用,趣入解脫之道。

  在禪修班上,蕭老師孜孜不倦地為我們選讀經典,解說佛理,共修時也適時地指導我們如何與佛教思想相配合。我們覺得這無異是提供了一個了解正信佛教的好契機,佛教基礎概念中的「三相」、「四聖諦」、「八正道」、「三十七道品」等等,使我們能正確地得到初步的認知。而「觀心禪」、「慈心禪」等又為我們提供了禪修的方法,使我們的確獲益良多。

  另外,蕭老師教導的佛理,同修們也很快地在禪修中得到不同程度的印證和領悟。因「觀心禪」而能生「正念」,使念念警醒、念念覺知,不攀外緣外境、不執過去未來,時時活在當下,貪瞋癡三毒自然難起,而心靈質素也隨之提昇,心境也自然平和安詳。通過禪修也使我們認知到「正見」的重要性。「正見」能令我們對世間一切緣起更明白,凡事看得更透徹,不作無謂的犧牲。尤其我輩身處末法時代,群魔亂舞,若稍一不慎,易墮入邪知邪見,難以自拔。從禪修中學習到的「正見」,使我們深入佛法,智慧如海,不受外邪誘惑,平伏內魔擾亂。

  「慈心禪」的修行,正給了我們一個體驗與實習「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的好機會。領悟了慈悲心的重要,平常對人對物易起憐憫之心,也易對別人的不幸身同感受,不但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時也能培養出我們布施的美德,破除慳貪。隨喜心是破嫉妒的良藥;而捨離心則是去執的妙方。同修中對於因「捨離心」而得益的似乎有很大的體會,我們不難從以下的一個經歷中得到啟發。

  有一同修由於雙親離世,令他對生命有了一種無奈的感覺,直覺生命是如此的不可自主。縱有太多的不願意,也很想緊握著這塵世,但最終其父母還是無能為力地離去。然而,後來接觸佛教,更參加禪修,在老師的教導下,使他學習到如何控制情緒,除去執著,令生活比前輕鬆愉快。我們可以看出這位同修的智慧建立在正見,但生活態度的改變,卻是「捨離心」的功勞。其實,難捨能捨,不執著於物,也不被我執所束縛,這能使我們更冷靜、更客觀去看待人事,從而提高分析能力,對待人接物和解決問題,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綜觀同修們所體解的有關佛理上「從禪修中的得益」,好像也都與日常生活掛鉤,這好像有點背棄了佛法中的出世間法。其實不然,因為佛法與世間息息相關。我們從佛法中知道禪修方法與方向,從禪修中學習佛法,並將之應用到世間法中。若視之為結果,即有益處可得,但若視之為過程,則亦只是另一種的禪修。如《六祖壇經》中所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所以,我們同修中就有人提出從禪修中的另一得益處,即給了我們一個不浪費時間的好方法。因為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你有空閒,都可以練習行禪、站禪、坐禪,甚至是溥I,念念活在覺知當中,時間也不因等待、無聊而空白蹉跎。

  總的來說禪修能培養我們身心安泰寂靜、少欲知足,使我們做人處事正而不偏,也使我們對佛法有更深領悟,信而能行。以世間法觀之,能廣種福田;以出世間法觀之,能上求佛道,得大智慧。能使我們「福慧增長」的禪修,可說是趣向菩提的不二捷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