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經文選講 (五)  蕭式球
 
譯自《相應部》五十六•四十八 《孔經》
 
  “比丘們啊,如果這個大地變成了大海洋,有人把一個單孔的軛掉到海面上。當吹東風時,便把這個軛吹到西方;吹西風時把它吹到東方;吹北風時把它吹到南方;吹南風時把它吹到北方。有一隻盲龜,每隔一百年才浮上水面一次。

  “比丘們啊,你們認為怎樣,這隻盲龜每隔一百年才浮上水面一次,正好把它的頸穿過這個單孔的軛?”

  “尊者【1】啊,這是很稀有的,這隻盲龜每隔一百年才浮上水面一次,正好把它的頸穿過這個單孔的軛。”

  “比丘們啊,就像這樣稀有,能夠得到投生為人;就像這樣稀有,如來、阿羅漢、無上正等正覺【2】出生於世上;就像這樣稀有,如來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照亮了世間。【3】

  “比丘們啊,你們已經得到投生為人,如來、阿羅漢、無上正等正覺已經出生於世上,如來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已經照亮了世間。

  “比丘們啊,因此,你們應努力去修證,這是苦;你們應努力去修證,這是苦集;你們應努力去修證,這是苦滅;你們應努力去修證,這是滅苦的道路【4】。”


  《相應部》第五十六相應是 “諦相應” ,在諦相應中的經文全都是論及四聖諦的。《孔經》是諦相應中的第四十八篇經文。這篇經文可和漢譯本《雜阿含經》(佛光版)的第四零五經互相對照。

  在《孔經》之中,佛陀以單孔軛和盲龜的比喻來指出能夠投生為人,佛陀出生於世,佛陀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照亮了世間是三種稀有難遇的事情。現在我們已得到人身了,但人有什麼稀有難遇呢?人和天都是屬於善趣的眾生,是福報好的眾生。而人在各種類型的眾生之中,心力是最強的,甚至比天界的眾生還強,這是人的特點。我們常說 “人是萬物之靈” ,這話一點也不假。只要看看我們人類社會的發展;看看我們人類那複雜的思想活動、堅強的意志力、強烈的求知欲等等便不能否認這個事實。

  佛陀雖然入滅了二千五百年,但他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依然照亮著這個世間,為尋求提升生命質素的人、尋求生命真理的人、尋求心靈智慧的人指出一條至高、徹底、圓滿的道路。由佛在世的時候一直到現在,都有不少的出家人及在家人依循八正道來修行,踏上智慧及解脫的道路,當中不乏完滿了修行的四果阿羅漢聖者。

  我們得到了人身,我們有經律的指引,所以我們的向善、向解脫的修行條件是無所缺失的。一個要求心靈上進的人會對此深感隨喜。因此,我們不要空過了這個人生,應該善用我們的心力,隨份隨力依法去修行,自利利他,使佛法照亮自己,也為佛法繼續照亮世間而作出一份力量。


註釋

  1. bhante 尊者是對佛陀及比丘的尊稱。
  2. Tathagata 如來、Arahanta 阿羅漢、Sammasambuddha 無上正等正覺都是佛陀的不同稱號。在這堜珓的,是無論任何的一位佛陀。另外,在經中佛陀常用 “如來” 作為他的第一身代名詞,以取代“我” 字。
  3. “如來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照亮了世間。” 意指人們依照佛陀的教導來修行。因為若人們依照佛陀所宣說的法義和戒律來修行的話,法義和戒律就會使到世間充滿智慧的光明的。
  4. “dukkha苦……dukkhasamudaya苦集……dukkhanirodha苦滅……dukkhanirodhagamini patipada滅苦的道路” 即是 “苦、集、滅、道──四聖諦” 。四聖諦是原始佛教教義的中心,簡要來說,它們分別是:

    苦──無論任何形式的生命,都會遇到各種憂、悲、苦、惱的事情;無論任何形式的生命,都帶有各種缺陷;無論任何形式的生命,都是遷流無常,沒有實在。這是真理的第一條。

    苦集──苦集是指苦的成因。無論現在人生所帶來的苦或生死輪迴苦,最根本的成因都是貪欲、瞋恚和愚癡。這是真理的第二條。

    苦滅──滅除貪欲、瞋恚和愚癡,才能徹底滅除各種的苦。這是真理的第三條。

    苦的道路──修習 “八正道” 能將貪欲、瞋恚和愚癡滅除。這是真理的第四條。